农村学生何以,让于都教育

三是城乡教育一样精彩。只要条件好、老师好,农村学校也同样可以办好。从这几年孩子学习成长情况来看,我不后悔把他留下来。在这里,孩子不仅离家近、上学方便,也一样得到了全面发展。我从孩子那得知,学校不仅开展了校园“悦读”活动,而且还开展了剪纸、手工画、足球等少年宫活动,这些不仅培养了孩子的良好兴趣,还锻炼了孩子的体魄和动手能力。我的孩子自从参加校园“悦读”活动后,很喜欢看书,为鼓励他保持这个好习惯,我到县里去办事,经常会给他买回一些书,并且自己也陪着孩子一起阅读。上学期,我家被学校评为了“书香家庭”,我还被评为了“阅读家长”。

在农村地区,还存在一个情况是,有的地方政府部门,是以低水平维持的方式对待乡村学校和教学点。从表面上看,地方政府落实了国家的意见,不再撤并学校,也保留了教学点,可是,却通过乡村学校四级管理模式——乡村学校被分为四级:中心小学、完全小学、不完全小学、教学点,由中心小学调配资源——把更多的资源配置给中心小学,不断从乡村学校撤走骨干老师,甚至利用各种渠道传出风声,学校迟早要拆掉。导致当地学生家长,纷纷提前做打算,把孩子送到城镇学校读书。其结果必定是,到乡村学校读书的孩子越来越少,根本不可能吸引农村孩子回流,而是把乡村孩子赶走。当没有学生再在乡村学校读书时,这些乡村学校和教学点也就自然消亡了。

我是来自江西省于都县银坑小学的一名学生家长,也是县里的人大代表。这几年,随着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各项政策落地,我真切感受到,家乡教育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责任编辑:梁冰清

二是城乡老师一样优秀。之前,因为偏远,外地的老师都不愿来我们这儿,即便来了也呆不长久,所以镇里的老师几乎都是本地人,年纪也偏大,学校音乐、体育、美术老师非常短缺,镇里的孩子很难和县城孩子一样各方面都得到培养。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这两年,我接送孩子,经常在老师当中发现“新面孔”,他们有的是从师范院校招聘过来的,有的是从县城学校交流过来的。更为关键的是,现在不仅有新老师来,而且来了还能留住。我孩子的美术老师就是一个外地人,在这已经好几年了。我了解到,这几年,县里为农村老师建了周转房,还发放额外的津贴补助,并经常派到外面学习,让银坑小学这样的农村学校有了越来越多的好老师。

安徽阜南情况也差不多,为补齐多年师资薄弱的“欠账”,今年该县招聘教师1445人,人数是往年的3倍。目前,该县经撤并保留的251所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标准化达标率为100%。阜南县苗集镇中心学校校长说:“今年我们硬件投入660万元,建起15个功能室,硬件水平超过不少县城学校,全镇新招了34名教师,‘音体美’占相当大的比重,个个干劲十足。这些变化,家长和学生都看在眼里,因而本学期‘回流’了136人。”

一是城乡学校一样漂亮。我所在的银坑镇离县城40多公里,以前镇里的学校条件很简陋,有校门没围墙,有窗子没玻璃,操场“天晴满天灰,下雨满地泥”。有条件的家庭都想着把孩子送到城里去读书。但是这几年,县里投了很多钱对农村学校进行改造,建了新教学楼、塑胶运动场、营养餐食堂和图书室、活动室,教室里也有了多媒体教学设备。作为人大代表,我参加了县人大组织的一些教育调研,看到这些变化不仅发生在银坑镇,其他乡镇的学校也都建得漂漂亮亮。有这样的条件,农村家长再也不必费尽周折将孩子往县城学校挤了。前两年,我的孩子要上小学了,我们全家就毫不犹豫地将孩子留在了银坑小学读书。

乡村教育的变化,家长和学生看在眼里,这对发展乡村教育来说,十分重要。简单来说,发展乡村教育,要让学生和家长感受到真实的建设和变化,这样才能给学生和家长以乡村学校也能办好学的信心。而最大的信心来源,就在于乡村学校面貌焕然一新,教师非但没有流失反而增加,教师对办学充满干劲。

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人大代表、银坑小学学生家长 管建勤

近年来,我国农村教育问题,引起国家高度关注。针对盲目撤点并校所导致的农村教育凋敝,农村学生上学成本增加以及城镇学校大班额、超大班额问题,2012年,国务院办公厅出台《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》,叫停盲目的“撤点并校”,要求农村要保留乡村教学点。但是,从一些地方的实际情况看,乡村学校的生源流失情况还是十分严重,有的乡村学校办学难以为继。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,2016年,我国小学招生1752.47万人,比上年增加23.42万人,在校生9913.01万人,比上年增加220.83万人,可是小学数量却比上年减少1.29万所,只有17.76万所。也就是说,我国每天减少的小学数达35所。这其中,有多少是合理撤并的,需要深入追查。

我的家乡于都县,县情可以概括为“百、千、万”:百万人口、千年人文、万里长征出发地。我们县历来崇文重教,但作为一个国定贫困县,教育基础跟财政底子一样薄,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困难很多。但是这几年,我们明显感觉到县里办好教育事业的决心很大、力度很大。下面,我就简单谈一下我的感受:

造成农村学生从城市“回流”乡镇最主要的原因是:村民看到了政府部门重视乡村学校的实际行动。媒体在报道学生“回流”时,都对当地的学校办学情况进行了对比,比如,江西弋阳,一位中心小学校长清楚地记得,3年前他刚上任时,全镇10个教学单位只有1306名小学生,其中中心小学本部537人。那时,家长千方百计想把孩子转出去,教师士气低落。而现在,“中心小学本部学生增加到789人,全镇学生数量增加到1881人,新招聘了30多名教师,新建了教学楼,很多孩子从城区、家长务工地回来了,教师干劲十足。”